快捷搜索:

中国最贵的时尚摄影师半个娱乐圈都被她拍过明

  原标题:中国最贵的时尚摄影师,半个娱乐圈都被她拍过,明星都排着队想找她...

  还有很多明星大片都出自她的镜头:不论大卫·贝克汉姆、基努·里维斯、妮可·基德曼。还是国内大咖章子怡、舒淇、范冰冰、李易峰...亦或是丹麦王子等上层名流,在陈漫的镜头里,他们总能被拍摄出个人独特的气质韵味。

  她说:小时候,由于当时居住条件还不太好,家里有时会有老鼠出没,有一天,老鼠又出现了,当时我就拿起笔,干净利落地把老鼠的模样画了出来。

  妈妈看后觉得画得很像,于是让我报名参加了少年宫的绘画培训班。就这样,我走上了绘画的道路。

  “少年班的时候,我进去往往都是这班里最小的学生。没想到我在短时间之内,就变成班里画得最好的,后来获得各种奖、各种绘画比赛第一名:国际第一名、中美交流第一名、中日交流第一名...”

  高中毕业后,因为天赋很高,被中央戏剧学院保送,但是由于中戏的管理非常严格,使陈漫觉得备受煎熬,于是她毅然在一年后决定复读。

  因为向往新鲜事物,喜欢接触人和观察人,复读一年考上央美后的陈漫便选择了和视觉有关的摄影。

  还在央美读大学时,她就开始接摄影的活,她说:“第一次拍摄连相机都是借的。拍出来没人影,只能重新来过,借钱买了个普通胶片相机。模特就是最简单的妆面,来个大幅人像,底片直接就扫描到了电脑。”

  四年央美的浸泡让陈漫对视觉艺术有了提升和思考,之后为《VISION》拍摄封面时,自己也渐渐培养出了“陈漫式”的摄影风格,这样,陈漫开始了自己的商业摄影师之旅。

  陈漫的作品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有一种另类美,但她说:我最擅长的其实是画人,我画一个人能画得比拍的还像。

  “我特别早就开始画人了,一张白纸,用一支很细的笔,一笔一笔描摹出来,而且我其实不是把一个人画得很完美,我是要画得更像他,比他自己还像他。”

  又因为有强大的绘画功底,她对人物的特写,不光有敏锐的直觉,还有关于技术的多年训练,她通过用电脑绘画进行后期制作,阴影、皮肤、背景的结合,用画笔达到脑海中想要的样子。

  很多人说陈漫追求的是风格,但她自己说,我追求的是准确,作品里要表达的也是准确。

  准确地发现拍摄对象身上最能代表他自己的那个特质,准确地聚焦,准确地记录和呈现,这就是她作为自己、以及一名商业摄影师的态度。

  每次拍摄之前,所有内容她都会提起想好,包括创意点,怎么拍,怎么布光...甚至哪里出封面,哪里出内页,一切都已经在脑子里成形。

  在陈漫看来,摄影无论商业还是艺术,最重要的就是打动观众。她想把准确的美带给她拍摄的每一个人。摄影的准确比风格更重要。

  “我从小就这样,我能第一时间就理解他们想要什么东西,我能比你看到更像你的你”,这是她的特异功能,也就是她追求的准确了吧。

  除了准确,陈漫还是一个最“敏锐”的摄影师,拍摄一组照片,除了对人物特点细致观察之外,更重要的是感知对方的内心,这一点,陈漫似乎总能做到。

  对于拍摄事物的深入观察让陈漫更容易找到目标最柔软或是最亮眼的高光处,摄影师与被摄者之间的关系必须是轻松而紧密的,而她完美的把这些统统做到。

  如果不是一个对人物有“精准”的感知,同时具备“敏锐”的人,是做不到这种事的。

  陈漫时常认为自己是一个“矛盾体”,对她来说,一切事物总具有多样性与对立性,生活中的她更是如此,“我外表是一个特别邋遢懒散的女人,内心是特别冷静专注的男人。”

  朋友都说她是“乌龟加闪电”,“乌龟”是生活里的她,温和、随性、懒散,在独处时怡然自得。

  “闪电”是工作时的她,自信果敢、专注高效,在精专的领域拥有不逊于男子的决断力和高效率。

  她也说:我觉得“北京大妞”最大的特点是随性,还有就是不做作、仗义。从心大这一点来说,我非常“北京”,再不高兴的事,转眼就翻篇儿。

  “刚当摄影师的时候,也受过很多委屈,遇到事儿就自己处理,绝不麻烦别人。这种能扛事儿的能力也并不是天生的,我觉得是因为主要是没有人娇惯着我。我也想被喜欢的人罩着,一起晒太阳,他喂我吃好吃的。但老天没给我安排这些,所以,这也是一种安排。”

  “胡同里长大的 “北京大妞”通常会有不肯服输的一面。摄影师需要扛很重的机器,一天拍下来如果没有力气基本没戏,这可能也是女摄影师在数量上比男摄影师少的原因之一。大概是职业的关系,能用行动解决的事情,不喜欢用嘴,不废话,不解释。“

  如今作为一个正在势头上的视觉艺术家,受邀参加各种论坛演讲及各种时尚盛会也是常事,不论是华为还是腾讯、亦或是各种海外论坛峰会,这些地方都留下了陈漫的身影。

  现在的她不仅仅是当今知名时尚摄影师,还有设计师、画家、导演的多重美丽光环。

  她的摄影作品也如她一般流光溢彩,光芒四射,就如她自己所说:做最好版本的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